網站首頁 > 國內新聞 > 正文
為高質量發展添能蓄勢(中國經濟縱深談(16)
2019-08-28 13:48     來源: 本站整理   

  “受益于出口退稅率提高和辦稅便利化,上半年我們拿到出口退稅1.2億元,同比增加0.8億元,退稅審核辦理時間也從5天壓縮至1天,讓我們在國際競爭中如虎添翼。”山東昊華輪胎有限公司負責人王克強說。

  對小微企業而言,其作用同樣不可低估。“不要抵押、無需擔保,看納稅信用記錄良好,銀行就給我們放貸330萬元,有了這筆錢,公司就能趕在新學年開始之前正常交貨。”重慶市恒洪教學設備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石子琳說。

  宏觀政策是中國經濟保持平穩運行、邁向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推動力。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風險挑戰,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檢驗著中國經濟逆風飛翔的能力水平,也考驗著宏觀政策駕馭大局的智慧擔當。

  “要注重在穩增長的基礎上防風險,強化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的逆周期調節作用,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堅持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范化解風險。”今年以來,面對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增多的復雜局面,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總攬全局、科學決策,適時適度實施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有力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面對外部環境之變,當前宏觀調控的效果如何?未來宏觀政策還有多大空間?記者進行了調查采訪。

  政策齊發力,逆周期調節有效對沖外部影響

  “以前貸款挺費勁,現在銀行上門來。國家政策真是來得及時!”浙江圣雪休閑用品有限公司生產的戶外休閑用品主要銷往歐美市場,國際市場不確定性增加,公司董事長朱曉輝卻對發展前景信心滿滿。

  “去年公司總產值5億元,今年上半年已完成2.8億元。”朱曉輝說,宏觀政策給企業的獲得感很強,增值稅率下調每年可減少500萬元成本,企業3500萬元貸款的利率也比前幾年低。“有了這些資金支持,圣雪放手建設15萬平方米智能生產線廠房,爭取5年內把產值做到10億元。”

  與圣雪一樣,許多企業都感受到宏觀調控帶來的活力和實惠。今年以來,面對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抬頭,世界經濟不穩定不確定性增多等問題,我國適時適度實施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實施就業優先政策,增強調控前瞻性、針對性和有效性,穩住了經濟運行,提振了市場信心。

  ——積極的財政政策加力提效,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

  1月,小微企業普惠性減稅措施出臺,預計每年可再為小微企業減負約2000億元;4月,深化增值稅改革落地,全年減負將超1萬億元;5月,降低社保費率方案正式實施,全年減負3000多億元;7月,降低部分行政事業性收費標準,全年減負3000億元以上……減稅降費快馬加鞭,政策“紅包”一波接一波,近2萬億元減稅降費規模近年來罕見。

  收入做“減法”,支出做“加法”。1至7月,全國財政支出同比增長9.9%,增幅同比提高2.6個百分點,保持了較強的支出力度。“積極的財政政策有力拉動了總需求,發揮著更大的逆周期調節作用。”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說。

  ——穩健的貨幣政策松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1月4日,央行決定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釋放資金約1.5萬億元;5月15日起,約1000家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準備金率;7月22日,科創板鳴鑼開市,為創新型企業拓寬融資渠道……

  今年以來,我國社會融資規模增速逐步回升,6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213.26萬億元,同比增長10.9%,增速比上年高1.1個百分點。“這是2018年7月以來的最高水平,顯示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在加大。”中國人民銀行新聞發言人阮健弘說。

  優化結構、精準滴灌,一系列政策措施有效疏通貨幣傳導機制,為企業帶來解渴甘霖。“上半年,重慶銀行業通過落實定向降準等政策,合計釋放資金236.24億元,促進實體經濟血脈暢通。”重慶銀保監局局長王澤平說。

  ——就業優先政策全面發力,多管齊下穩定和擴大就業。

  “‘穩就業’能幫我們‘穩人才’!”中國建筑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建光興奮地說,“今年中建二局領取的穩崗補貼比去年提高10%,繳納的養老金降低4%,用人成本低了,企業今年勞務用工規模較去年增長30%,應屆畢業生也比去年增加20%。”

  今年,我國首次將就業優先政策置于宏觀政策層面,政策效果逐步顯現。1至7月,城鎮新增就業867萬人,完成全年計劃的79%,就業規模持續擴大。

  “上半年,中國經濟在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增加的情況下延續了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GDP同比增長6.3%,主要宏觀經濟指標保持在合理區間。這份提氣的‘半年報’背后,宏觀政策的逆周期調節功不可沒!”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高凌云說。

  拒絕強刺激,宏觀政策不搞“大水漫灌”

  深入探究當前宏觀政策的內涵,無論從政策本身的強度還是對經濟運行的作用來看,逆周期調節都并非短期“強刺激”。“逆周期調節是要熨平經濟運行的短期波動,而不是改變經濟運行的方向和趨勢;是要緩沖經濟下行的壓力,絕不是為了‘大水漫灌’。”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說。

  ——從發力方向看,逆周期調節服務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眼于促進經濟轉型升級。

  “一加手機”是深圳市萬普拉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智能手機品牌,銷往全球35個國家和地區,海外市場銷量占比超過60%。“國家推出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等優惠政策,企業今年預計將享受所得稅減免6562.5萬元,比去年多2302萬元。這樣一來,公司轉型升級有了充足資金,在手機屏幕技術等方面取得突破,國際競爭能力大大增強。”萬普拉斯財務總監秦雷說。

  去年下半年,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提高到75%的政策享受主體由科技型中小企業擴大至所有企業。這意味著,企業每投入100元開展研發活動,稅前扣除額度從過去的150元提高到175元,如果按25%的企業所得稅稅率計算,減稅金額從12.5元增至18.75元。對大部分企業來說,減稅紅利比以前多了一半。

  以減稅促升級、以投資補短板、以利率市場化推進金融供給側改革……逆周期調節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從調節方式看,宏觀政策堅持在區間調控基礎上加強定向、相機調控,主動預調、微調。


[責任編輯: 清楓學長 ]

版權聲明:轉載須經版權人書面授權并注明來源

蒙ICP備07002652號-1 | 呼和浩特市松陽商貿有限責任公司 | EMAIL:[email protected] |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中山東路20號 郵編:010020

上海彩选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