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集學術性 > 正文
何道寬:因為熱愛,甘做學術翻譯的“獨行俠”
2019-06-09 09:26     來源: 本站整理   

原標題:因為熱愛,甘做學術翻譯的“獨行俠”

何道寬:因為熱愛,甘做學術翻譯的“獨行俠”

  郭金牛英文本詩集《龐大的單數》。 (圖片均為資料圖)

何道寬:因為熱愛,甘做學術翻譯的“獨行俠”

  薛憶溈的英文譯本作品《深圳人》。

何道寬:因為熱愛,甘做學術翻譯的“獨行俠”

 盛可以的英文譯本作品《北妹》。

  翻譯,尤其通過文學翻譯和學術翻譯,從某種意義上顯示出城市的對外交流程度。把優秀的國外作品請進國內,再把優秀的國內作品推向世界舞臺,傳播文學精神,展現文學風貌,讓讀者在閱讀中感知文學文化魅力,這是人類共同的文學審美訴求。

  近日,資深翻譯家何道寬接受記者專訪,談他計劃出版的《何道寬譯文集》,這將是深圳第一部學術翻譯作品選集,這無疑是深圳學界的一件大事,意義重大。然而此事也引起人們的思考:為什么文學翻譯和學術翻譯是一條少人走的路,卻如此重要?深圳的文學翻譯與學術翻譯現狀如何?

  學術譯作是再創造

  據了解,國家認定的“資深翻譯家”數以百計,就門類的人數而言,外事翻譯、技術翻譯、文學翻譯、學術翻譯遞減,學術翻譯的“資深翻譯家”很少。而深圳從事學術翻譯和文學翻譯的人不多,但從事外事翻譯、編務翻譯、商業翻譯的隊伍很強。2005年,深圳市政府外事辦外事服務中心、深圳大學、深圳報業集團和深圳職業技術學院等單位聯合發起,創辦了深圳翻譯協會。自此,外事翻譯、社會翻譯、商務翻譯、翻譯教學有了長足的發展。

  作為國內率先引進跨文化傳播學、麥克盧漢媒介理論、傳播學三大學派之一的媒介環境學的翻譯家,今年75歲的何道寬,一直孜孜不倦地從事學術翻譯,其原創作品《中華文明擷要》(漢英雙語版)《創意導游》(英文版)已產生一定影響。最近他正在申請出版《何道寬譯文集》,特別令人期待。

  當談起學術翻譯的重要性,何道寬表示,原創作品和翻譯作品需要互補支撐,學術譯作是再創造。因此,對中國學術建設和發展作出貢獻的翻譯作品需要肯定和傳承。

  美國詩人、翻譯家雷克斯羅斯說過這樣一句話:“翻譯把你從你的同時代人中拯救出來。”對此,近年來業余時間主要投身于詩歌翻譯的遠洋也有切身感受。迄今為止,遠洋已翻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普利策詩歌獎、艾略特詩歌獎詩集20多部。他坦言,譯詩不僅使自己開闊了視野,刷新了眼光,深入到所譯詩人的靈魂和詩歌的核心中去,而且使自己從現實的困惑中超脫出來。“翻譯也是刷新,不僅僅是語言層面的刷新,更深層意義上,是審美觀和世界觀的刷新——刷新我們看待世界的眼光,刷新我們的思想和思維方式,進而改變自己。”

  從事文學翻譯多數是業余愛好

  就粗略了解,目前深圳主要從事學術翻譯和文學翻譯的人并不多,主要以何道寬、阮煒、胡小躍、遠洋、張曉紅、安小橙等為代表。這恰恰也折射出深圳文學翻譯和學術翻譯存在一定的短板,畢竟在這座城市專門從事文學翻譯和學術翻譯的人極少。

  究其原因,遠洋認為,這是因為整個社會對文學翻譯和學術翻譯的認識和重視不夠。具體地說:深圳的科研院所、大學等學術機構沒有設置文學翻譯這種職業崗位,從事文學翻譯只能是業余愛好;文學翻譯作品特別是詩歌發表、出版的難度很大,即使發表、出版,報酬比較低,辛苦兩三年,付出巨大的心血和精力,出版一本書,也不過幾千元稿費。

  遠洋指出,有些大學很多年前就開設了創意性寫作專業和文學翻譯甚至詩歌翻譯課程,引進詩人、作家當研究生導師,建立有駐校作家(詩人)制度,然而深圳在這些方面還是空白,諸如大學沒有外國文學研究所,專業技術人員評定和晉升職稱時,文學翻譯作品不算學術成果。“廣東省最先試點為作家評職稱,應該說為廣大作家做了一件大好事,但奇怪的是,自費印書可以算成果,但像在《世界文學》這樣的權威刊物發表的,或是在出版社出版發行、甚至在業界產生很大影響的翻譯作品卻不能算業績成果。這也反映出文學界本身對文學翻譯的認識問題,也就是說從制度上不承認文學翻譯屬于文學創作,是創造性勞動。如此等等,從事文學翻譯的人會越來越少。”

  學術翻譯艱辛 非“獨行俠”不能堅守

  在遠洋看來,深圳活躍的文化氛圍,對文藝創作,包括寫詩、譯詩都很有益。遠洋認為,要改變深圳文學翻譯的現狀,在制定人才政策上、在學術崗位設置上、在稿費標準上、在成果評獎上等各個方面,都應有扶持和激勵的措施,要讓有志于文學翻譯事業的人有一張安靜的書桌來伏案從事文學翻譯工作。

  何道寬也認為,文化繁榮、社會發展需要學術翻譯。“學術翻譯‘枯燥’艱辛,直接影響面小,非‘獨行俠’不能堅守。學術翻譯家獨坐冷板凳、困守書齋,甘苦自知,卻又甘之如飴。學術翻譯面臨種種困境,包括政策、學術環境、人才建設以及輿論引導等方面,但一定要鼓勵翻譯精英,正確引導大眾認知。”

  此外,曾獲法國“文藝騎士”榮譽勛章以及傅雷翻譯獎的胡小躍則用“喜歡”概括他對數十年堅持文學翻譯的原因。“在翻譯之前,我們就知道付出的勞動和得到的東西是永遠不會成比例的。”胡小躍說,喜歡一件事有時是說不清原因的,不能用物質去衡量和解釋。“一件事如果你喜歡去做,而它又能讓你發揮你的聰明才智,你又能把它做好,它本身又有價值,對文化、對社會又有意義的話,你會覺得做那件事是一種快樂。翻譯對我來說就是這樣。”(記者 魏沛娜)


(責編:史抒逸(實習生)、王星)


[責任編輯: 清楓學長 ]

相關新聞:


版權聲明:轉載須經版權人書面授權并注明來源

蒙ICP備07002652號-1 | 呼和浩特市松陽商貿有限責任公司 | EMAIL:[email protected] |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中山東路20號 郵編:010020

上海彩选4